English | 中文

2014年澳大利亚Holding Redlich lawyers实习报告

夏祉龙(Roy Zhilong Sydney office  CDR/C&I/P&P/C&C

590 roy

2014年7月7日——2014年8月29日,我在澳大利亚悉尼度过了我大学前三年期间最美好的两个月。感谢澳大利亚豪力律师事务所(Holding Redlich Lawyers)为我提供的这次宝贵的实习机会,感谢学校与豪力所的合作,感谢班主任老师给我的帮助,感谢很多人。

今年的实习前准备可以用“坎坷”二字形容。首先是学校名额的限制。以往是有经管学院MBA和法学院学生各有一个名额,由于各种原因将名额全分配给了法学院。而我很幸运的在众多优秀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获得了这次实习机会。其次就是最头疼的新类别400类型短期工作签证的申请。曾经一度由于首次申请新类别难度较大将被堪培拉移民局拒签,但是由于豪力所的努力,最终使得签证如期下发,行程如期进行。但对我来说,满满的都是感激,都是幸运。悉尼是我梦想中的美丽目的地之一,这次旅行也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来到一个梦幻之都。这一次第一次圆了我的出国梦,悉尼梦,律师梦。

我的报告将分为两个板块呈现,分别为:

1.       豪力律所工作报告;

2.       悉尼和豪力所文化体验报告;

Part 1 豪力律所工作报告

在第一天欢迎和培训仪式上就告诉我们会在实习期间轮换我们的practice group(第一周CDR和C&C,第二周P&P和C&I)。我很高兴首先分到了CDR组(Litigation & Dispute Resolution),这个组是了解澳大利亚法律制度体系以及参加庭审最便捷的小组。事实证明我在悉尼所实习的两个月中在CDR和后来的P&P中是工作时间最长却也是收获最多的。英语中能参加庭审并且能像电影里面讲述的英美法法庭上那样威风凛凛的站在法官对面,与当事人进行cross examination的叫做barrister,但是与美国的不一样之处在于澳大利亚的barrister不能随意在法庭上走动,只能在书记员下面的一排站立或坐着。在香港法律实践和律政电影中把这两种不一样的律师分别叫做“大律师”和“小律师”,不管怎么称呼,其实本质上barrister做的工作就是在法庭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真正了解案件,进行准备的其实是solicitor,而solicitor和barrister一般是属于不同律所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solicitor有点类似于“幕后英雄”。

很有意思的是如果庭审进行中你需要进出法庭,需要在门口鞠躬。即使没有人看你,即使法官和助理都在忙于看卷宗,所有进出法庭的人都会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表示对法庭的尊重,表示对法官和法律的尊重。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感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发达,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国家GDP的增长幅度,也不是因为这个城市的楼多高、多壮观,而就在于人们对于规则的遵守,对执法者的信任,对法律的信仰。在前两个星期里,10天的时间进出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并参加庭审三次,在大暴走穿越悉尼city近10个block后参加了在district court 的一次庭审,对于澳大利亚民商事案件的法庭诉讼程序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律所主要接单的是商事案件,刑事案件一般不接,所以没有办法和律所一起参加有陪审团出现的刑事案件)。在澳大利亚的法庭上出庭,你会看到英美法诉讼的两个最明显的特征:案例法和衡平法。在中国北京的一个基层法院旁听过庭审,但是律师通常不会带太多证据。但是我在澳大利亚参加过的第一次庭审就是推着一个装满了文件夹的小推车穿过两个block来到了新南威尔士州law court building前的。几乎每一个律师至少都会拖一个行李箱——打开以后全部都是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案卷和case。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澳大利亚法庭上在律师坐的席位旁边会摆放一些书架,就是为了方便律师们暂时存放这些厚厚的卷宗。第二点感受就是澳大利亚法庭的轻松气氛。你可以想象在法庭上没有参加法庭诉讼的律师和旁听人员可以很自由的走来走去的场景吗?几乎在法官和律师们对话交流的这一个漫长过程中,你基本上可以听到双方会有至少两次轻松的笑声。每个人很有礼貌的开始提问和回答,末了会说一句轻松的Thank you表示感谢。自由,平等,尊重,在法庭上又一次体现出来了。

在律所实习,必须知道常识的就是律师的等级。在澳大利亚律所里就有从上到下大约5个等级。等级的划分除了个人能力,业务素质等指标,还有的就是执业时间长短。从最上面的management partner逐渐下分为:partner, senior counsel, senior associate, lawyer, perelegal/graduate. 澳大利亚的律师不用考bar test,只需要拿到你的学士学位证(LLB)以后参加你所在州的律师协会的考试(不同于Bar),通过之后就会发一个律师执业证书给你,但这个证书通常是一年有效期,到期之前需要缴费再办理一个。如果没有这个证书就开始执业,如果被发现会被处以高额罚款。我很有幸与我的Buddy之一Nick工作,并且很感谢他给我普及这些知识。Nick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帅哥老外,但却是一个十足的中国通。他自嘲为Gweilao,面对中国文化他表现出无比的热情。Nick在律所里面算是年轻有为,不到30岁却已经成为律所的Senior associate(这得益于大学时期就有机会在豪力所实习),为人和善——在我经常没有工作做的时候我总是能找到Nick聊天,而且眼前这位蓝眼睛棕头发的鬼佬高级律师总是很愿意和我扯一些中澳两国不一样的地方,虽然在我们聊天过程中经常会有我不认识的词汇出现,但是这可难不倒Nick。以他对中国文化了解,他居然找到了香港律政司的网站来查找相关的中英文互换。在简单的聊天中,慢慢询问得一些澳大利亚法律有关的制度,了解了一些律所的基本情况,也知道了我们所在的这个小组目前正在研究的是什么。

同样,作为律师,在澳大利亚这样一个Anglo-American law system里面必须熟练使用的一项技能就是:Legal research。在豪力所的三个分所里都有一个叫knowledge Centre的地方,里面会摆放各种各样的法律工具书和财经法律杂志书籍。随着科技的进步,在出现了Lexis、westlaw、CCH Intelliconnect等法律搜索工具之后,减轻了人类多少法律搜索的负担!但是对于初来乍到我来说,仅仅接受了不到一小时的培训,面对来自C&C组的我的buddy Sam的工作:Misleading and deceptive product and advertising, 还是会感觉束手无策。但是凭借自己厚着脸皮不懂就问的精神最终搞定了这些legal research,而且以后的工作证明当时那么早接触legal research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在接触法律搜索的时候,尤其在查阅澳大利亚商事法案的时候,面对这个案例法国家的庞大成文法嗔目结舌。细细阅读Australia Corporation Act 2001(Cth)之后发现法条之多之详细对于legal research来说绝对够用了。这么多法条以各种数字加字母的形式凑在一起不会显得凌乱,却能看出来类似于中国司法解释一样的修改痕迹。另外一个很有挑战却让我十分难忘的是起草了一份如何将澳大利亚生效判决在中国法院得以执行的法律备忘录(Memo)。这是一个关于国际私法上的文书承认和执行的法律备忘录。首先你要做的是确认一下中澳两国之间有没有参加批准相关的国际条约,这一步很简单,用你所学的知识很容易就能在google里面找到,原文件名称是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也就是上学期学过的国际私法里面的海牙公约。说起惭愧,大学三年都没有好好学过文献检索,现在来了律所多亏学了些许legal research的功夫,觉得十分有用。律所提供的knowledge centre里面包含了数十种可以免费使用的法律数据库,只要你有需求基本上全部能找到你想要的。我最常使用的是CCH,Austlli,和LexisNexis, 但是如果你要查询不同国家的法律最好的数据库还是westlaw  International。 我在寻找中国相关法律的时候使用了这个数据库,果然搜索到了美国马里兰州立大学的数据库里有关于中国民事诉讼法和仲裁法有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相关规定,正好符合我们学习国际私法的时候书上说国际条约会通过成为内国法的方式来约束。 但是如果需要寻找澳大利亚的相关规定,因为自己毕竟不熟悉澳洲法律,同事告诉我可以从commentary 里面看能不能寻找出一些线索,因为你不可能输入关键词就一定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Legal research 是一个慢功夫,需要长时间的练习。

在国外的律所实习,律师收费是按照小时收费,所以每分每秒都是很重要的。大家都在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几乎很少有同事会主动询问你是不是需要一些工作。实习生需要找事情做就需要主动热情的去寻找。甚至是用眼睛去观察,用心去体验。

在CDR的最后两周时间里,主要去主动找了我的buddy Nick询问我能否进一步参与到他现在正在做的案子中(这个案子是涉及到一家原告公司以及其法定代表人诉另外10名被告但是法院没有支持他的诉讼主张,对于诉讼费的支付原告不愿意支付而是找了很多财务报表证明他没有这么多资金,转而想要寻找诉讼费用保全,即Security of Cost),因为没有出庭没有legal research也没有翻译实在是无聊。这位高级律师显得比较为难——因为他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来做,但是听我说要更好的参与,还是很热心的给我一五一十的讲述了这个大概。如上所述,这个案子需要证明原告委托的会计事务所出具的资产报表或律所的assumption和他本人以及其他原被告的Affidavit所述事项有出入。如果有实质性出入,那就说明原告是具备支付诉讼费的能力的,否则是故意隐瞒不支付。那么如何证明呢?Nick告诉我一种方法:他们大学的时候学的一门课,跟中国的民事证据法则一样,如果你需要证明某条证据是错误的,你需要找到一个expert evidence(换句话说normal evidence就没有证明力),那么对于这个案子来说,会计事务所对于这种财务报表的分析统计是最有用的expert evidence,原被告双方律师通过庭下的cross evidence获得证据, 然后需要用逻辑三段论来进行解释,进而做出证据成立或不成立的推理。

在帮助Nick从assumption里找两个是否与affidavit不符合的时候,虽然比较快的准确找出来确实存在不一样的情况,但是我有一个疑问是Nick怎么从那么多人的affidavit里面告诉我应该在哪个人的文件里找到相关的assumption(因为被告人数与affidavit数量相符,较多,assumption只有几个)。Nick笑笑告诉我,这个案子是需要打很长时间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忙这个案子,所以对于这一推车、一箱箱卷宗早就相当了解了。当时有一种特别震惊的感觉——怪不得我去了两次州最高院,推了两次装满的卷宗的小推车,看了好久affidavits只了解个大概。原来律师们需要下这么大的功夫啊。佩服。

第二个月我被轮换到新的小组。很可惜的是我在C&I小组的buddy Catherine到另外一家律所高就,没能在C&I有更多机会实践,所以在P&P小组里工作了最长时间也做了最多事情。这一个小组,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出庭的机会,却看到了一个案子是怎么像流水线一样在律所的每一个部门里流动的,同时也多了很多translation works和meetings。

P&P在中国的律所中应该叫做“不动产项目组”,主要涉及的是对于不动产的管理、规划以及对于项目投资的法律咨询与建议,从事的是非诉业务。一下子从一个“接地气”的CDR调换到了一个“高大上”的P&P,这期间的实习工作更多的是对于新组的好奇与新鲜感,同时在这里也能更多的接触到很多中国客户。我在P&P组实习的一个月时间里除了接触了一个在来自北悉尼的Lane Cove Council咨询的一个案件是悉尼本地企业的业务之外,剩下的三个客户都是来自中国的大客户。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我听闻和了解了中国的绿地集团与我们律所的签约,在悉尼的Central park附近的建筑投资,BECG项目计划等。而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就有翻译了中国上海的中锐地产公司(Chiway Holding)的法律合同,参加了万达酒店管理集团的会议并且参与豪力所P&P全国管理合伙人Carolyn的项目:查询Liquor licences list in NSW以及rent collection licences in NSW。我很感谢豪力所给我的帮助,很感谢豪力所全国合伙人Carolyn和刚刚荣获“Austrasian Rising Star lawyers”称号的高级律师Kendra的信任,交给我翻译两份法律合同的summary的工作。

在P&P工作的时间,翻译工作不得不说是一项重头戏。任务重,专业词汇多,中澳法律差异大,但是我却真正得到了很多同事的指导与帮助。在所有人的传统印象中文书的翻译考察的就是你的外语水平。其实不然,外语水平固然重要,但是汉语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你的文件是不是能被中国人接受。所谓民国时期的翻译大家们说的翻译的最高境界“信达雅”现在看来真的不是束之高阁的信条,而是我们都应该努力达到的标准。举个简单的例子,翻译的时候,中英文的语法结构是存在很大区别的,英文中有很多从句,尤其是很多定语从句,当你需要翻译成中文的时候需要不厌其烦的将这些从句能拆多小就拆多小。这样翻译出来的句子才会通顺,才会为中国人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在豪力所实习,不同的小组都会有自己特定的时间来组织各自的Breakfast meeting,我经常会叫它为晨会。在晨会上,CDR的大boss是一位比较年长的德高望重的Partner,因此CDR讨论的话题比较务实,虽是每周四早上8.30开始,但这将近持续一小时的晨会我几乎很难有插话的机会。但是在P&P则完全不一样。这里是两周一次晨会,每次大家聚在一起都会以一个轻松的话题开始,例如:please introduce yourself today within 25 words!大家会努力的完成这个游戏,以此来打发无聊和瞌睡。还有一次是大家每人收到一张写着Bullshit 的类似于Bingo游戏的表格,上面是七横七纵的方格,每个方格里面有一个词,在其他人交流的时候发现提到了这个词或相同意思的词就划掉,直到被划到的词形成了纵、横、斜的任何组合的时候看谁能第一个说出Bullshit。这样也是为了让大家集中精力发言,听讲,开会——真的不失为一种轻松又和谐的游戏,而且我能很好的参与其中。

在业余时间比较空闲的时候(空闲其实也没真闲着,就是实在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就自己看自己的)我自己查询了澳洲的民事诉讼法,发现澳洲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民事诉讼规则。它的规则是在不同的州之内的法院的一种诉讼规则,比如在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实施较早(分别在1999年和2005年制定)。很多时候律所不能给你很多事情让你做,甚至你自己去找也不会有很多人给你工作,因为他们还是太忙了。我觉得主动找工作不是去挨家挨户敲门问,而是你可以利用你手中的一切资源去自己创造,发现工作。我在没有工作的时候了解了相关诉讼制度,写了自己下个月要做的有关中国生活的presentation报告初稿,查了楼下常见的小吃的英文表达这样吃饭就不用连比划带猜的解释了,一直在丰富我自己的新作《winter in Australia 》,还学会了用律所的咖啡机做咖啡。我相信,只要有心,敢于尝试,哪里都能找到学习的机会。

最后一周,有幸得到豪力所中国部主任的杨老师来悉尼所看望实习生并在唐人街扬茶店的设宴邀请。我在豪力所auditorium room里向律师们展示了题为 My dream and my stories的中国生活。我从纵向角度出发,展示了从我出生的1992年,在经历了2002,2012年之后到现在,从我的角度看到的中国的变化和我们经历的一切,向豪力所的律师们展示了一个较为真实的中国。展示很成功,途中不时伴有全场的欢乐笑声。豪力所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中国,在听完我们的演讲之后,C&C的Sarah告诉我说如果她能讲中文就好了,因为她觉得我们能用英语介绍我们的国家,还能让他们听懂并很欢乐的笑,这实在是了不起。那一刻我觉得我的presentation做的没有失败。我很自豪。

Part2 悉尼和豪力所文化体验报告

在澳洲的第三天,也就是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面临悉尼催人慵懒的早上气温选择了关掉手机的友善提醒,继续徜徉在澳洲美好的一天太阳升起前的休息时光中。第二遍闹钟响起,告诉我应该好好面对第一次上班的机会。简单洗漱,走进厨房,下意识用手遮挡一下射进房间向我问好的来自北方[1]的一米阳光,披着冬日的暖阳将一杯印着袋鼠标志[2]的鲜牛奶送进微波炉,伴着烤面包的香气弥漫,美好的一天就在美妙的早餐中开始了。

每天早上从家到Martin Place需要坐一班bus,到Hurstville Train Station[3]后需要倒一班火车。澳大利亚的bus与国内的bus有很大不一样,国内的公交站牌上会很清楚明白的告诉你早班末班车时刻,每一站都标示的清清楚楚。但是在澳洲是完全不一样的——有公交站台座椅的站很少,基本上都是一个很不明显的小黄牌子上面画着一个bus的logo告诉你这是bus stop。站牌上只有条线路的bus timetable(部分大站像Hurstville这样的换乘站会有bus 运营图),每一站叫什么需要你自己记。澳洲的公交不像国内是由政府国营的,在这里基本上都是私人公司运营,所以时间固定,价钱也比较贵。好在Sydney的主要交通工具还是train(类似于北京地铁),非常舒适而又便捷的双层火车,也许在早上大家上班时间也会经常出现没有座位的情况,但是绝对不会感觉拥挤到连接电话都没空间。

我的office位于Sydney city的CBD中心的MLC Centre[4]。走出繁华快节奏的Martin Place,穿过早上众多人来人往的café,等待着伴随急促的“嘟嘟”声的快节奏人行道绿灯穿过一个个block,来到19# Martin Place,看到眼前高大的MLC building竟驻足了几分钟整理内心的思绪。直到站在最高层,我们law firm的玻璃窗前,超美的Sydney 270度超广角美景尽收眼底,心里的小激动才平复些。美丽的贝壳,雄伟的Harbour Bridge,众多Concrete jungle环绕,远眺就是海德公园和皇家植物园,绿地与海景净收眼底,由衷地感到一定要珍惜在这里上班的每一天。       

初次到律所,窗明几净的环境,随时面带微笑的蓝眼睛reception clerk Nalson 和 Rechel会告诉你耐心等待HR[5]律所人事部门的主管。第一天的内容就是熟悉HR firm的各种机构,认识新同事。第一次到一家国际化的律所实习,难免会有些觉得力不从心,挑战太大。不过HR的领导和同事们都很nice,一句句how are you 和 please just feel free to ask me any Qs 让我紧张的心逐渐放松下来。中午律所会安排与Graduate的见面午餐,同样是第一次与传说中的澳洲八校的毕业生见面并交流,自然感到十分荣幸。在澳大利亚,和我们熟悉的美国法律专业不一样的是,法律专业是需要读5年才能拿到学士学位,前三年需要学习基本的课程,后两年其实和国内一样也要进行实习。但是法律一样是一个很难学的专业,所以对于学生的素质要求很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看到这么多亚洲人的面孔的原因。我未来工作的buddies有很多是东亚,南亚,东南亚移民者,因为这些国家的人可以考到很高分,所以努力程度很高。但是有点遗憾的是,在澳大利亚律所,我看到很多印度移民的身影却鲜见中国人,这是一个疑问。

在大致了解了律所工作流程之后,第二天一早,径直走进自己单独的办公室——虽然比起律师和partner超赞的海景办公室而言有点美中不足,但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已经比起国内相同规模的律所的环境已经不能再好了,我很满足。工作环境不错,接下来就是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在HR,每个人都很忙,但是他们都会腾出自己的一点点时间耐心回答你的问题,不会有怨言——要知道,他们的时间都是按分钟收费的。你有问题,尽管问;你工作做到很晚,会有人关心的提醒你不需要做到很晚,你到点就可以下班,明天再做也可以。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实习生来说,这是多么温馨的生活、工作环境,在这样的氛围下工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十分融洽。只要你愿意,大家会给你简单的工作,不会刻意为难你,不会把你当做免费劳动力一味的要求你替他们做事。甚至我会在要工作的时候有一位partner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去做的,只好说这里有一份风险投资的checklist请你回去看一下。平等,自由,是我在这里能感受到的最深刻的记忆。

在HR,不仅有nice的环境和人,还有nice 的设施。作为一家高标准高要求的国际化律所,HR在保护个人隐私以及独立工作上的保障做的很细致。每一层都会设置至少四个以上的打印复印一体机,但是打印复印都需要输密码,如果两个以上的文件被处理,机器会自动将文档码好便于辨识。这样会保障每个律师的工作都能互不干扰,提升了法律服务的专业性保密性。在Sydney 的工作压力其实也不算小,nine to five, 每天八小时的标准上班时间,中午和国内上班族一样没有休息时间,所以对于习惯午休和吃中国午餐的我来说第一周还是比较难适应的。不停的犯困以及下楼吃各种较贵且高卡路里的快餐成为第一周主要的问题。食物看起来颜色很讨人喜欢,但是实际上对于第一次出国的人来说还是吃不惯这里的饭菜。好在律所的每一层都有至少一个厨房,里面会提供无限量的免费饼干、茶、咖啡、水果,你想喝水不需要自己带杯子,直接用律所提供的干净卫生的餐具。

可能从小就嘴馋,当然也可以美其名曰“Foodie”,在遇到这样一个机会以后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一天至少进出厨房五六次,不停的喝茶、吃饼干,享受这美好的生活。在HR,律师们中午大多自己习惯带饭,律所会有一块专门吃饭的区域,有餐桌,有沙发,有茶几。大家在忙碌一上午以后坐在一起分享自己从家里带过来的午餐(国外的午餐看起来很健康,大多数是蔬菜或水果沙拉,一般自己都会带一些金枪鱼酱或黄油),分享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当然很多律师实在是太忙就直接带着饭在自己的办公室解决了。对于我来说,这个时间就是倾听时间,对于练习自己的英语听力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喜欢这里的一切,还因为轻松平等的文化。每个人如果是遇到生日,律所的reception clerk会发邮件通知大家一起给寿星祝福。基本上每周都会有人过生日,所以律所把在这一周的生日都集中到周四早上11点,大家围坐在一起唱着生日快乐,吃着香甜的蛋糕,表达着对寿星的生日祝福。每周五是casual wear day,你可以穿着自己的smart casual wear来这里上班,轻松的气氛与衣着预示着美好的周末的开始和忙碌的一周的结束。每周五晚上5点以后在HR café 会有drinking time,律所会提供免费的wine,beer,deserts等等供大家一起品尝,在忙碌了一周以后大家经常聚聚实在是一种良好的制度,不错的文化,对于大家平时的努力表现是一种无形的鼓励。

实习的时间真的很短。在这里的两个月时间里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律师们的兢兢业业,勤奋工作,专业技能,还感受到了他们对于异国文化的热爱,尤其是对中国。我不会忘记我的buddy Catherine 八年前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中文的努力以及在律所较为流利的用中文交流;我不会忘记律所给我过生日,和同时出生的同事一起吹灭蜡烛时感受到一起成长的快乐;我不会忘记我的supervisor Greg 邀请我在CDR function上的聚餐,老外们对于中国的属相和我忽悠他们的看手相表现出的热忱;我亦不会忘记最后一周我的presentation上的大家欢乐的笑声以及让你哭笑不得的要求他们点评,所有人都说“very good”的友好。谢谢HR。

在HR短短的两个月,你会觉得工作不仅仅只是工作,它更多的表现为人与人相处和交流的一种方式。虽是冬天,但是有着暖心的交谈与帮助,温度不会很低。出国前有人说国外比起国内少了一些人情味,也许国外对于人际关系处理比较简单。但是在HR里却可以感受到大家尽量创造着的人情味,感受着这份冬日的温暖,这是一种暖流,来自这个南半球大岛的独特的问候,特有的心跳。

夏祉龙(Roy Zhilong)

7th July, 2014 — 29th August, 2014

Sydney, Australia



[1] 南半球的正午阳光是来自正北方向的。

[2] 食品上印有简笔画袋鼠标志说明该产品是产自澳大利亚。

[3] 悉尼最便捷的交通方式就是train,相当于国内的地铁。

[4] 悉尼市区最高的写字楼,豪力所位于最顶层,素有“million dollars view”的美称

[5] 本文及以下所有提到HR缩写的均指代Holding Redlich.

Top

Holding Redlich ©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