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中文

刊物: Australasian Lawyer TV

作者Sophie Schroder

日期:17November 2014

发行商Key Media   


继在上海的法律与投资银行领域工作了10年之后,他最近重新定居于布里斯班。


他说他此次回到澳洲以及加入豪力的时机与目前中国对海外投资处于高速增长,尤其是对澳洲投资增长的这一时期不谋而合。


而中国中央政府强力敦促大量国内企业在2015“走出去”的姿态表明了目前的这一增长只是这个飞速发展时期的开始,Hinze博士说道。


他希望将自己放在最有利的位置来应对这个飞速发展的时期。


“我所看到的是,值此中国企业向外发展之际,更多的澳洲与新西兰企业将与他们发生商业关系,”Hinze对Australian Lawyer刊物宣称。

“要处理好这些业务,光掌握澳洲与新西兰的法律知识是不够的。我过去10年的经验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这不仅是法律知识的问题 — 更重要的是对文化的敏感度与其细微差异的体察。”


Hinze自幼就被中国文化和语言所吸引,但他在高中里学习这门课程纯属意外。


他的一位兄长以前学过日语,而年幼的Hinze当时也打算跟兄长一样去学这门课,但却发现该课已经满员了。

“因此我被安排到普通话课程班。我记得当时我回到家感觉非常失望,但我母亲说‘你永远不知道以后,也许你会喜欢上它’”,他笑说,“有趣的是,它对我之后的生活有了巨大的影响。”


Hinze从此没有停下学习这门语言及文化的脚步,他预计到要学会普通话中微妙难懂的讲究将会是一个“终生”的学习过程。

As well as completing a law degree at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he also did his Doctor of Philosophy in Chinese Studies there and lectured on the subject, before being given an Australian government scholarship to go to China.
除在昆士兰大学完成了法学位,他在该校还修读了博士学位,专业为中文研究,并且后来也成为了该专业课程的讲师。此后他获得了澳大利亚政府奖学金的支持去了中国。


“这对学习进度的要求非常高 — 要知道之前我从未在中国的法律领域执业。”他谈到。


然而,这段经历如今看来是非常宝贵的。

Hinze刚开始工作时就业于Linklaters,然后去了国际律师事务所Eversheds工作,最后作为合伙人加盟Dorsey and Whitney事务所。

令他异常高兴的是,他与他的团队从未分离,每次都是一起去新公司共同工作。


去年7月,Hinze与太太决定带他们的三个孩子一起搬回澳大利亚。他们有一个六岁的孩子和一对五岁的双胞胎。

“正如数百万的中国人一样,我们对那里的环境状况越来越担心,”他说,“在去年,总共有35天因为空气指标太差我们决定不让孩子去学校。环境的可持续性很成问题。”


Hinze律师最后决定加盟豪力律师事务所。他说豪力能对他有特别的吸引力不仅是因为其文化,还有其对澳洲与中国之间大有发展的合作领域有着高度的重视与业务能力,比如农业、商业地产、零售、旅游及基础建设等投资领域。

由于中国国内经济的发展减速,当地企业在国内的发展机会受到限制,因而不得不寻找大陆以外的新市场。


Hinze称一般而言中国的商业人士是比较保守的,他们想投资到能给人安定可靠的感觉的地区,而澳洲正好是很符合这个要求的。


但在寻求国外收益来源的同时,中国那些利润丰厚的企业 — 主要是地产与开发企业 — 也期待能使新资产的种类更多元化。

“我们已经开始看到这些行业动向了,我也认为将来会有许多跨行业的项目,”Hinze说道。


“人们需要高度专业的律师(来处理这些项目)。我认为将来的企业为了加强与发展在这些热门领域的能力,会有许多横向合作。那些有能力应对的律所将会从中受益,但他们必须为此做好基础准备,比方说对异域文化的理解等。我的一部分职责就是指导我的同事们如何更好地与中国企业进行商业沟通与合作。


为了抛砖引玉,Hinze博士基于自己对中澳之间经商的主要不同之处的观察总结列出了以下对照表:

商业经营

澳大利亚

中国

等级制度与状态

多数澳大利亚企业的管理体制比较扁平化。企业及组织中的信息传递与责任分担可以是自下而上、多角度的。

多数中国企业的管理体制等级制度分明。上级按照工作任务的需要向下级传递信息。

合同

合同是商务关系的核心组成部分。

合同远不及关系重要。

商业风格

商人一般都会直接提出与商讨他们的目的与需求。

商人一般都不愿意直接表达期望与兴趣,他们往往都有所防备、保持着警惕。

   关系

取得外界的信任与取得所在团体内部的信任一样并不困难。在日常工作中建立私人关系虽然重要,但并非是完全不可或缺的。

商务关系的根本在于双方互惠互利。个人只在自己熟悉的小团体中建立信任关系。

政府的角色

虽然商业游说团体能够对政府施加影响,但政府与商业机构间有着明确的干涉界限。

政府涉及到了商业经营的许多方面。政府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

生意节奏

商业项目推进得较快,通常各方都期望快速完成交易。

生意的达成通常需要长时间的筹措准备、互相交往与揣摩,及进行许多会议、饭局、出差和社交活动。

全国性的律师事务所豪力所最近任命了Carl Hinze博士成为该所企业与商业组的一名高级合伙人。

这位并购专家的到来为该所带来了独特的机会,使其能在日益繁荣的亚洲市场更好地抓住机遇。Hinze博士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并拥有中国文化专业的博士学位,是一位中国社会语言学与社交礼仪领域的知名专家。

Top

Holding Redlich ©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